霹靂尊者等四人酣戰時久,仍是不分勝負。反觀龍騰與火影二人,方才短兵相接龍騰便身上負傷,雷霆戰刃更是被火影擊落。

    火影眼見一擊得手,更是心歡,將霹雷一挺,又是一道烈火劍劈向龍騰,下手更不容情。

    群雄只道龍騰失了兵刃必敗無疑,郗風更是顧不得什么江湖道義,腳步一分便瞬步切入場中,擬訂先敵住火影好讓龍騰找回兵刃,雙戰火影,先除去這個大害。哪想到火影一劍劈出,場中叮當一聲清脆聲響,龍騰正以一柄狹長的寶劍擋住霹雷。

    火影疑道:“咦?祈禱之劍!”許是興奮過度,當下也顧不得其他,將雷霆一劃,直取龍騰咽喉。這一劍乃是虛招,覷準龍騰閃避之際,登時野蠻沖撞跟出,左手便已抓住龍騰手腕。

    龍騰大驚失色,哪想到火影能瞬間制住自己的脈門?當下只覺得右手痛入骨髓,手指一松祈禱之刃便已脫手。

    火影將霹雷凌空一挑,將墜落的祈禱之刃擊起,一掌打退龍騰,便將祈禱之刃抓在了手中。同時,背上一陣劇痛,被人一掌震開了十數步。龍騰就地一滾,正好落在了雷霆戰刃旁邊,他順勢撿起武器,亦使出鯉魚打挺站起身來。定睛看時才發現郗風已經參入了戰團,而黃浦四人依舊混為一團,難分軒輊。

    龍騰瞪著郗風道:“你不知擅自出手相助乃是對本王的大不敬么?”

    郗風一怔,這才笑道:“那倒不是,我在一邊觀戰,不知被誰推了過來,非我本意。”

    火影不管二人吵嘴,自顧自的盯著那祈禱之刃,有如著魔。過了片刻,才感覺到后背生疼,方記起處身戰場。當下將祈禱之刃往身后的包裹中一塞,舉劍喝道:“少說廢話,所有人都得死!”一時間霹雷攢刺如風,攻向龍騰而去。

    龍騰臂膀有傷,終究難以力敵,然而此時戰況有變,當即便使了移花接木之法,將火影的招數引往郗風。郗風頓時壓力劇增,雖知龍騰是迫于無奈,仍不免在心中對其一陣痛罵。

    群雄早就見過火影出手,當日雖是劍法卓絕,總算也是受龍騰所傷。哪想到今日他以一敵二仍舊穿梭自如,趨退如電,非但不露敗像還隱有盛勢,不禁對其心服口服。

    忽聽得郗風一聲驚呼,左臂上被霹雷劃了一道,衣袖飄落,登時血如泉涌。幸虧龍騰以刺殺劍術刺向火影的臍中,才免得郗風傷重。龍騰一劍逼退火影,退到郗風身邊,問道:“怎么樣?”

    郗風用手捂住傷口道:“還死不了。”

    龍騰道:“此賊一身橫練的的功夫,實似刀劍不入。他的死穴便在臍中的神闕穴,又什么辦法么?”

    郗風眉頭微皺,說道:“這可難辦了!他必然護衛有加,怎能輕易得手?”

    火影內功深湛,聽聞二人的對話后大喝道:“你們就瞎猜吧!你老子沒有罩門。受死!”話音一落,趨步上前,蓮月劍法分刺二人。

    龍騰二人不敢大意,紛紛閃躲。火影舍了郗風,又揮劍直取龍騰。龍騰腦中靈光一閃,當即雙腿微曲,對著火影踩出了君臨步。

    火影正一記攻殺劈向龍騰,哪想到他會橫沖直撞而來?心下一陣狂喜,卯足氣力獰笑道:“我的兒,你去死吧!”

    群雄哪見過這等陣勢?當下只道龍騰必死無疑,紛紛扼腕嘆息,哀聲不斷。

    陡然間霹雷似是被氣浪所蕩,竟自龍騰的頭頂偏離,貼著他的右肩劈了個空。火影哪知道君臨步一經發起之后會被真氣包裹全身不畏刀斧?當下情不自禁的咦了一聲,不禁暗道可惜。

    正在這時,火影后背又中一掌,身子不及前傾,小腹的神闕穴處亦被龍騰刺中。

    龍騰一劍刺出,頓時覺得一驚,因為觸手之處堅硬猶如鋼板。果聽火影大罵道:“你他媽的小畜生,對老子還用陰謀詭計?”說完,舞動霹雷,登時劃出一道劍氣,正是十方斬。

    郗風二人立時被劍氣掀翻,龍騰右頰上亦被劍氣所傷,多了條寸許深的傷痕。而郗風則衣衫襤褸,狼狽不堪。

    火影大笑道:“哈哈,老夫該當斬了你這小畜生的耳朵來下酒!”

    龍四觀戰時久,越看越是心驚,心中暗道:“平日里不見老主人演示刀劍,哪想到他神功竟妙覺如斯。如此下去,只怕兇多吉少。”他凝神苦思,忽的計上心頭。

    正在此時,火影解了甲胄,竟從小腹之上取下一塊鋼板來。他將鋼板擲在地上,大罵道:“上次讓你這小畜生摸出了老子的死穴,老子怎可不防?你這小畜生,好黑的手。”當下一提霹雷,信步上前,邊走邊說道,“老子對你恩養有加,你卻如初此恩負義,逆子如此,有勝于無。老子今天便清理門戶。”

    郗風二人怎肯引頸就戮,當下三人又走馬燈般的殺在一處。然他二人終是傷重不敵,為火影殺的節節敗退,眼看便有性命之憂。

    忽聽龍四猛地喝道:“且慢!”

    火影聞聲冷笑道:“四兒,你也要與我為敵嗎?”

    龍四道:“不敢!只是有下情回稟。”

    火影出手狠辣,絲毫不減:“有甚下情?你若要重回雪原神宮門下,也要待老子除了這逆子再說。”

    龍四道:“楊先生,你難道不關心你的兒子嗎?”

    火影一愣,隨即喜道:“可是有我夫人與孩兒的消息了?”如此稍一分神,左肩上已被郗風擊了一掌。但見火影雄軀微震,又追問道,“四兒,快說!”

    龍四道:“確是如此。尊夫人六甲懷胎,生了一雙兒子。長子楊麒,次子楊麟。”

    火影一劍震退龍郗二人,又道:“我兒子現在何處?”許是心喜過度,聲音都有些發顫。

    郗風心竅玲瓏,哪能不知龍四之意?當下一擺烈焰魔鋒,飛身刺向火影的后背。火影聽得聲響,躍起身來回身便是一招翔空劍法,蕩開烈焰魔鋒之后又一掌打在郗風腰肋。若非郗風圣盾護體,這一掌非打斷幾根肋骨不可。

    火影大怒道:“老子聞得驚天喜訊,你卻來掃興?”霹雷舞動,開天斬便打向郗風。

    龍四忙說道:“楊先生可是給令郎留下了武學典籍破魂斬?”

    火影聞言一愣,這才發現郗風覷機躲了開天斬之威。心道:“不錯,當年我得了神功典籍,本想自己修習,以期對上郗不揚時會多一分勝算。但是那武功煞是奇怪,我苦練無果,只能放棄。之后才從冰城帝王處得知這種神功需要兩個人合練才行。真想不到我兒子居然練成了,這才叫虎父無犬子呢!”想罷,問龍四道:“不錯!我兒子現在何處?”

    龍四嘆道:“兩位公子已經死了。”

    火影滿心熱望,本來一出雪原神宮就想回家去找妻兒團聚,又生恐龍騰沒能除掉扎塔穆這才潛到雪原城探查,之后龍騰叛變,他本欲下手除之,哪想到被諾瑪族的號角急傳而去,之后封魔谷,白日門之事纏身,終是沒能回家。此刻陡然聽聞兒子死了,登時如同三九天被兜頭澆了一盆冷水,從頭到腳冷入骨髓,不禁愣在當場,只覺得胖子一甜,哇哇哇的吐了幾大口鮮血。

    郗風大喊道:“龍騰,你還等什么呢?”說罷,又飛身上前去戰火影。龍騰也知這是最佳時機,但他終是受了火影的好處,哪肯趁人之危?一時也不出手,呆呆的立在原地。

    火影先是搶了祈禱之刃,又聽聞兒子的訊息,可以說是天大的喜訊,此刻忽聞噩耗,心情大起大落,竟如瘋癲了一般,當下也分不清對手,將霹雷舞動的水潑不進。郗風搶攻幾招,竟全無效果,右臂又被劍氣所傷,只得以輕功退開。

    那劍信徒見火影瘋癲,稍一分神,被黃浦先生的裁決之杖擊中頭顱,登時腦漿炸裂。那火信徒也被霹靂尊者的霹靂掌震死當場。

    火影瘋瘋癲癲的劈砍半晌,忽的站立凝神,一動也不動了。

    群雄被其氣勢所懾,一時也不敢靠近。過了半晌,郗風才壯膽上前查看,但見火影雙目圓睜,七孔流血,早已死了多時。火影所部聽聞主將身死,立時做鳥獸散,不片刻都逃的無影無蹤。

    龍騰失魂落魄的站在火影面前,哀嘆不止。

    龍四亦走了過來,輕聲道:“老主人從前待我們挺好的,教書識字,傳授武藝,待我們如同親子一般。唉,真想不到我們竟然會成了仇人。”

    龍騰對龍四說道:“老家伙說的不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咱們把他葬了吧。”說完,又看著火影的尸身道,“義父,是孩兒不孝。”當下屈膝跪下,同龍四對著火影的尸身拜了四拜。

    龍四將火影尸身放倒,取出那祈禱之刃問龍騰道:“這也要一起葬了么?”

    龍騰接了祈禱之刃,反復看了看,最終道:“義父既是喜歡,留下來陪他吧。”

    不等龍騰遞出祈禱之刃,陡然間雪幕中黑影一閃,一個人影搶了祈禱之刃后轉身躍上了栗子樹。

    :。:24

章節目錄

決戰白日門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蝦滾網只為原作者青城紅袖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青城紅袖并收藏決戰白日門最新章節

陕西省快乐历史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