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光是這卯日飛宮還是不夠,先前李哲收服的哪兩條青蛟,東海敖氏兩兄弟,本就是說收了下來用來牽引飛宮的,之前一直無有機會動用這卯日飛宮所以倒是讓那敖猛敖烈兄弟兩在這飛宮之中好好過了一段悠閑日子。

    眼下正是用得上這兩個家伙的時候李哲自然不會客氣,當下就是將這兩兄弟給喚了出來:

    “敖猛敖烈何在?”

    當下自那飛宮后殿之中就是飛出兩條青蛟來,身軀也是迎風見長,最后也是恭恭敬敬的在李哲面前伏下了頭顱,用渾厚的聲音就是恭敬答道:

    “我等兄弟二人聽候老爺吩咐!”

    徐寶兒是見過這兩條青蛟的,此刻再見也是興奮的喊道:

    “是蛟龍是蛟龍,師兄你快看,這兩條蛟龍可厲害了!”

    當日在那洪水之中徐寶兒也是看著這敖猛敖烈兄弟倆操控洪水,分波引流,所以也是毫不吝嗇的就是夸贊了起來。

    郭昂看著這兩條青蛟面上也是流露出了贊嘆之色,他雖是修道之人且已修至虛神境,但是自入道以來就在這東華派內待著,平素也就見著些什么靈鶴瑞獸之類的溫順之物,哪里見過這等兇悍的蛟龍之屬。

    聽到徐寶兒夸贊,那敖猛敖烈兄弟二人當下也是言道:

    “當不得小娘子夸贊,此不過是我兄弟二人天生之能罷了,小娘子如今擺在老爺門下,今后一身之能定是比我兄弟二人強上百倍千倍。”

    敖猛敖烈兄弟倆得了徐寶兒夸贊也是有些得意,不過也不敢李哲這位主人面前放肆,畢竟他們兄弟二人方才反應一番自己這位老爺的氣機好似又深沉了一番,顯然是修為又有所進步,這等進境即便是他們身負真龍血脈都是咋舌不已。

    他們兄弟二人在李哲這卯日飛宮之中修持,雖然修為也是往前進了幾個小臺階,紛紛都來至了虛神八重境的地步,但是對比起李哲這種進境來就什么都不是了。

    李哲則是直接言道:

    “你二人且拖拽我這卯日飛宮前往我那左師兄的庚金島!”

    “是!”

    那敖猛敖烈二人哪里敢有違抗之意,當下就是將身子飛至那卯日飛宮下方,將卯日飛宮整個給馱了起來。

    李哲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就是揮手招了招還待在原地的自己哪兩個徒兒,郭昂與徐寶兒這才反應過來當下就都是上了這卯日飛宮。

    李哲盤坐在那飛宮主殿之上便是喝道:

    “啟程!”

    隨即整個卯日飛宮便是在下方兩頭青蛟的馱動下緩緩移動起來,在正殿之中的李哲則是將手一揮,籠罩在整個煙霞島上的禁制便是轟然撤去,給卯日飛宮出行騰出了足夠的空間。

    敖猛敖烈兩兄弟同時發出一聲龍吟之后便是馱動著李哲這座卯日飛宮往煙霞島外那庚金島的方向飛去。

    而此時庚金島上已經是眾人云集了,畢竟乃是內門弟子當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左長生破入元嬰的日子,一眾收到邀請的弟子都是早早到了這庚金島中,而那些沒有收到請帖的弟子也都是紛紛前來湊熱鬧,而左長生也是來者不拒,將庚金島禁制大開迎客。

    所以說眼下這庚金島幾乎是聚集了東華派內門之中除了那正在閉關或是外出游歷亦或是有職司在身的弟子之外,其余剩下的內門弟子都是齊齊聚集到了這庚金島上。

    而左長生不愧是內門第一人,這庚金島上的侍候的仆從婢女也是往來穿梭,將這些內門弟子俱都是安置得妥妥當當的,原本庚金島上的那座湖心島四周的山峰之上都被暫時布置起了簡易的棧臺,上面也是布置了不少蒲團以供東華派內門弟子觀禮。

    而此間庚金島之主人左長生則是靜靜盤坐在湖心島正中的那座法閣之中,除了左長生最上首的那個位置之外,還有剩余的九個蒲團,顯然就是留給其余九位內門真傳弟子的。

    四周來至觀禮的內門弟子則是誰也不敢前去打擾,只是初來時沖著那法閣之中行了個禮之后就是自行在那四周的棧臺之上尋了個位置靜靜坐下了,也是不敢多出聲,生怕擾了這位左長生左師兄。

    就在一眾內門弟子靜靜等候之時,遠處天空之中就是飛來一座卯日飛宮,當下眾人心頭都是一凜,內門真傳弟子開始到了!

    那飛宮還未至,一個爽朗的聲音便是傳了過來,在山谷之間回蕩:

    “師兄,師弟我未曾來晚吧!”

    正是那位最為跳脫的韓道,四周的棧臺之上也是傳來整齊的見禮聲:

    “見過韓師兄!”

    而法閣之中也是傳來左長生聲音:

    “韓師弟豈止是未曾晚到,諸位師弟妹之中當屬韓師弟最早了!”

    “哦?如此說來我倒是先諸位同門一步了!”

    “韓師弟還請法閣之中入座!”

    左長生所言及的師弟妹自然是代指其余的那些內門真傳弟子了,左長生作為內門弟子之首,也是內門真傳弟子之首,又即將要破入元嬰之境,上位長老之職,走在眾人的前面,也是只需坐在法閣之中言語接待即可了,無需親身相迎,左長生的身份地位給了他穩坐泰山的權利!

    待到韓道落座之后,遠處又是緩緩飛來一座卯日飛宮,這隨之而來的就是內門真傳弟子之中唯一的女性弟子,師徒一脈中那位妙應紫府門下的杭眉,光看那座卯日飛宮之上被裝飾的花紅柳綠就知道了。

    不過以杭眉那個安靜的性子應該是不會做這些事,應是那位妙應紫府門下最小也最受寵的柳靈所為。

    “見過左師兄了,師妹特來觀禮!”

    “杭師妹無需多禮,快快入座便是!”

    眼下師徒一脈之中除了那位孟真陽孟師兄之外,四名真傳弟子之三已經全部齊聚在這法閣之中了!

    但是隨后庚金島上空竟是一連出現了四座卯日飛宮,正是世家門閥一脈四名真傳弟子聯袂前來!

    鄭家鄭子橋,王家王凌云,沈家沈桐軒,最后一個就是崔家崔顥了,此四家除了崔家上一代紫府真人壽盡轉生之后還未有紫府真人坐陣之外,其余三家都是有紫府真人坐陣!

    當下四周的棧臺之上又是響起了整齊的見禮聲:

    “我等見過四位師兄!”

    而此四人在半空之中也都是齊齊對著湖心島中央的那座法閣行禮道:

    “我等見過左師兄!”

    師徒一脈與世家門閥一脈雖然想來爭端不斷,但是他們對于左長生還是不敢有所不敬的,畢竟是當代弟子之中的第一人,聲威人望在內門都是無人能及。

    左長生的聲音也是再度響起:

    “四位師弟一同前來,甚好甚好,快快入座!”

    隨著這四人的入座,世家門閥一脈也就只剩下那位魏公良魏師兄未曾前來了。

    不過也未讓眾人久等,不多時那遠處天空之中就是再度飛來兩座飛宮,正是師徒一脈的孟真陽,世家門閥一脈的魏公良。

    此二人一出現,瞬間就是將場間所有人的視線給吸引了過去,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左長生左師兄去位之后,繼任者恐怕就要在這二位之中產生了。

    這二人作為首座弟子的有力爭奪者自然是要壓軸出場了。

    “見過孟師兄!”

    “見過左師兄!”

    這都是四周棧臺之上內門弟子行禮聲音,而孟真陽與魏公良則是鄭重對著那法閣之中行過一禮道:

    “見過左師兄!”

    孟真陽與魏公良二人先是齊齊沖著左長生施了一禮之后,二人才是各自相對拱了拱手。

    此二人也是眼下諸位內門真傳弟子之中除了左長生之外唯二的金丹三重境修士了,左長生的聲音也是響起:

    “二位師弟快快落座吧!”

    待到孟真陽與魏公良落座之后,那法閣之中的蒲團便只剩下一個依舊還是空空蕩蕩的無有人占據其上,正是屬于李哲的座位。

    外間之人見到這一幕場景也都是紛紛議論不已,看來這位李師兄應該還是在閉關之中了,今日是無法前來觀禮了,畢竟金丹三重境可不是沒那么好晉入的。

    “果不其然,給李師兄的時間還是太短了啊!”

    四面山峰之上的棧臺之中當即就是有那寒譜出身的修士不由得就是扼腕嘆息道,不過也無有什么辦法,李師兄已然是盡力了,實在是天不遂人愿啊!

    而其余無論是師徒一脈還是世家門閥一脈之弟子面上都是無有流露出什么意外之色,畢竟這位李師兄若真是想成就金丹三重境,三年之內肯定是不可能出關的,這本來就是預料之中的事了。

    而那法閣之中坐在左側師徒世家一脈的韓道也是大大咧咧的言道:

    “看來李師弟是趕不上今次左師兄破入元嬰之盛事了!如今我等九人已然是齊聚,師兄可開始破境了,也好叫師弟一觀師兄威風!”

    其余諸人都是無有什么響應,畢竟都在預料之中,而只有上首的左長生卻是沒有贊同,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逍遙小仙農9

章節目錄

逍遙小仙農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蝦滾網只為原作者飛天小鯉魚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飛天小鯉魚并收藏逍遙小仙農最新章節

陕西省快乐历史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