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一個月,陽裕幾乎沒有走出過房間,靜靜調整自身狀態,參悟劍魂的奧秘,為最終凝練劍魂做準備。

    終于,在橫渡浩淼無垠的星空后,星際戰船臨近一座懸浮于太虛中的荒蕪大陸。

    還未真正登臨,便能感受到一股滄桑破滅的氣息,撼動心神,不由心生敬畏。

    “所有人都回到房間之中,戰船即將登陸劍墟,會遭受空間亂流的沖擊。”一道聲音響起,清晰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劍墟不同于其他地方,雖然肉眼可見,但實際上,其隱藏在層疊錯亂的太虛時空中,登陸的難度很大。

    如果不借助星際戰船,本身至少需要達到太虛境,才能登陸,且還會有不小的風險。

    若非如此,劍墟也不會成為天劍大世界一處有名的秘地,讓很多其他大世界的劍修,都慕名而來。

    “轟隆隆。”

    盡管星際戰船鐫刻有極強的防御陣法,但在受到空間亂流的猛烈沖擊后,仍舊是劇烈震動起來,讓很多人都心生不安。

    畢竟,在歷史上,曾出現過星際戰船被空間亂流毀掉的情況,盡管這種概率極低,可依舊是讓人為之擔心。

    連續經受數百道空間亂流的沖擊,星際戰船終于要降臨到劍墟中。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可怕至極的空間亂流出現,撕裂虛空,也將星際戰船的防御陣法瞬間破壞。

    “咔嚓。”

    頃刻間,星際戰船遭受到巨大破壞,船體破裂,化為上百個大小不同的碎塊。

    很多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在空間亂流中飛灰湮滅,什么都不曾留下。

    “轟。”

    一塊塊碎片突破空間亂流,墜落到荒涼的大陸上,如一顆顆運行墜落,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個大坑。

    最終,有八塊較大的碎片,墜落到劍墟大陸上,但都已經顯得極為殘破,身在其中之人,恐怕難以幸存下來。

    “砰。”

    殘破的戰船碎片,整個破碎開來,一株巨大的植物,顯露出來,正是紫雷劍蘭。

    其通體綻放的雷光,已是變得黯淡,三千六百片葉子,大多都變得破破爛爛,儼然是受到極大傷害。

    很快,紫雷劍蘭縮小,沒入陽裕的體內。

    陽裕、劍翼天狼和漠北三雄的情況,都不算太好,全都受了很重的傷,如果不是紫雷劍蘭護著,說不得已經丟掉性命。

    “萬分之一概率的戰船墜毀,怎么就讓我們給遇上了呢?”漠北三雄的老二林陽郁悶道。

    老三林遠輕咳一聲,道“二哥,別抱怨了,我們能夠活下來,已經是天大的幸運;整艘戰船至少乘坐了十萬人,也不知道能有多少人可以幸存。”

    老大林修道“我們是在頂層的一等房間,防御夠強,加上紫雷劍蘭庇護,才能逃過一劫,我們的命,都是公子給的。”

    聞言,林陽和林遠不禁都暗自慶幸,選擇跟隨陽裕,實在是明智的選擇。

    要是沒有陽裕,他們就算訂到房間,此行多半也是送死,斷然不會有什么活路。

    “砰。”

    相距不遠的一塊戰船碎片裂開,從其中走出兩道身影來,均是有些狼狽。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那位齊家少主及其隨從。

    目光投向陽裕等人,齊家少主眼中不禁泛起寒光,“你們居然沒死,命還真大。”

    看到齊家少主,漠北三雄的眼神,不由一凝。

    對方的情況,明顯要比他們好得多,看似狼狽,卻只是受了輕傷。

    “但,你們還是得死。”齊家少主殺氣凜然道。

    話音未落,其身后的高瘦男子,便是拔出長劍,以驚人的速度,撲殺而出。

    此人的劍術很簡單,沒有任何花俏,完全是為了殺戮。

    紫雷劍蘭從陽裕體內沖出,三千六百片殘破的葉子同時探出,化為天羅地網,將高瘦男子籠罩。

    縱然紫雷劍蘭已經受到重創,其仍舊保留著極強的力量,葉片構成的囚籠,牢牢將高瘦男子封鎖住,任憑其如何沖撞,都無法掙脫出來。

    “強弩之末,找死。”

    高瘦男子冰冷道。

    一股可怕的寒意,從他體內釋放出來,瞬間使得紫雷劍蘭的葉片結出冰晶。

    他所修煉的乃是寒冰劍魂,能夠冰封乾坤,令一切生機湮滅。

    這種劍魂,無疑是正好能夠克制靈植,尤其是遭受重創生命力銳減的靈植。

    就在高瘦男子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紫雷劍蘭體內釋放出一道道鋒利至極的劍氣,將空間都切割出裂縫來。

    “咔。”

    所有的冰晶,都在瞬間化為齏粉。

    “噗。”

    高瘦男子被一道劍氣斬中,左肩出現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汩汩而涌。

    鋒利的劍氣盤踞在傷口中,肆意破壞,使得傷口根本就無法愈合。

    一個僅有尺許高的小人兒,從紫雷劍蘭中飛出,手持一柄碧玉小劍,徑直穿透高瘦男子的眉心,留下一個指頭大小的血窟窿。

    高瘦男子瞪大了眼睛,眼神快速黯淡,繼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一擊擊殺高瘦男子,那個尺許高的小人兒,氣息立刻衰弱了下去,身體都變得有些透明,似乎將要消散。

    “敢跟本少爺斗,你們全都要死。”齊家少主不知道高瘦男子已死,還在那里猖狂大笑。

    他很清楚高瘦男子的實力有多強,既然已經施展出寒冰劍魂,這場戰斗,便不會再有什么懸念。

    陽裕很是隨意的一揮手,指端迸發出一道凝實的劍芒。

    “噗。”

    齊家少主尚未反應過來,就被劍芒擊中,身首異處。

    對待敵人,陽裕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

    紫雷劍蘭重新沒入陽裕體內,順便將高瘦男子的儲物戒指給帶了回來。

    和在劍王大陸不同,天劍大世界主世界中的修士,卻是普遍用上了空間更大的儲物寶物,不再局限于藏天劍袋。

    畢竟,天劍大世界主世界是能夠與無垠界海中的諸多大世界互通有無的,并不排斥外界各種器物的流入。

    當然,像丹爐、器鼎之類的東西,即便流入天劍大世界,也沒有什么用處。

    除非本身在丹器之道上成就圓滿道果,才能夠在天劍大世界不受到影響,否則,再厲害的強者,也沒辦法在天劍大世界煉丹、煉器。

    而林修也去將齊家少主身上的儲物戒指給取了過來,交到陽裕的手中。

    。

    2

章節目錄

萬道獨尊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蝦滾網只為原作者魂圣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魂圣并收藏萬道獨尊最新章節

陕西省快乐历史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