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軍?專門的破壁者部隊?”夏北問道。

    虞娜點了點頭。

    夏北搖搖頭,就和當初拒絕祁峰一樣,干凈利落地拒絕道:“如果換做別的什么機構,我說不定就跟你去了。可偏偏,你說是軍方……抱歉,我沒興趣。”

    “你跟軍隊有仇?”虞娜眼睛瞇了起來,寒光一閃。

    “算不上有仇,”夏北垂下眼簾道,“就是不喜歡。”

    “你不怕死?”虞娜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凌厲,越來越危險。

    “怕啊。”夏北掃了一眼地上的三名護衛,把目光投向虞娜,嘴角勾起一絲譏諷的笑容,“可是我怕死,跟你殺不殺的了我是兩回事。”

    虞娜氣急反笑,心下想到:

    「這小子以為我看不出來他打贏黑魔時隱藏了一點實力?就算加上他隱藏的實力,也不過是c級頂峰剛摸到b級邊的水準。居然敢挑釁我,簡直是井底之蛙,狂妄自大!」

    「今天我就算不殺他,也要好好給他個教訓!」

    虞娜臉色沉了下來。而下一秒,她一個突進,瞬間欺身到夏北身前,雙拳連環,攻了上去。

    砰砰砰!夏北一直就提防著她。當下雙手連拍帶擋,將攻勢封住。

    咦?虞娜瞳孔微微收縮。雖然這一出手,她只用了六分力,但身為b級破壁者,且經過系統訓練和提升,她的出拳不光速度遠超黑魔,擊出的力量更是達到了黑魔近兩倍的水平。

    按照她之前對夏北的觀察,這應該已經超過了他隱藏實力的極限才對。可沒想到,對方非但接下來了,而且腳下連退都沒退一步。

    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虞娜已然一個轉身,身體騰空而起,一腳踢向夏北的頭部。

    八成力!由拳變腿,而且還增加了兩成力,實際攻擊力瞬間增加百分之五十以上!

    轟!一聲巨響。

    幾乎是在虞娜出腿的一瞬間,夏北也一記邊腿,不閃不避直接迎了上去。

    碰撞中,虞娜只覺得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對方腿上傳來,自己非但沒能將對方壓制住,反倒身形被撞得有些不穩。她當下一聲厲喝,借力翻身,在空中橫著一個翻滾,頭下腳上,手一撐地,緊接著一個倒鉤踢出。

    這一腳,虞娜已經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實力。

    這是她多年來,除了跟軍團里的極少數超級高手過招之外,還從來沒有過的。

    然而,她快,夏北更快。

    虞娜這一腳才剛剛踢出,夏北已經閃電般轉身一個側蹬,狠狠蹬在了她的小腹上。

    轟!虞娜整個人如遭雷擊,若非撐地的手瞬間爆發出極大的力量穩住,整個人差點就被踹飛出去。而即便如此,她的身形也退了一兩米。手指在堅硬的地面上直接拉出一道溝槽。

    悶哼聲中,虞娜一個空翻,四肢如同蜘蛛般,在走廊墻壁上撐住。墻壁瞬間在她的手掌和腳掌的作用下凹陷下去。她的身形微微后繃,強大的爆發力,讓她整個都充滿了一種可怕的張力。

    而就在虞娜宛若一個拉開的彈弓,即將疾射而出的時候,忽然,夏北跟上又是側身一記側蹬。

    砰!虞娜被蹬得退了兩米,臉色發青,兩側墻上,手腳挖出的凹槽清晰可見。

    還沒等她回過神來,夏北第三腳又到了。同樣的姿勢,同樣的側身直踹。

    轟地一聲巨響,這一次,虞娜整個人如同一發出膛的炮彈,被蹬得直接射了出去。在倒飛出近二十米之后,撞在走廊拐角的墻壁上,直接將墻面砸出一大塊凹陷和數道裂紋,才反彈落地。

    虞娜捂著小腹,用手撐起身體。抬頭看向夏北的目光,驚駭而茫然。

    這一刻的她已經完全懵了。

    “你……”隨著大腦回神,一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虞娜只覺得自己渾身都在發抖。也不知道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這個念頭。

    夏北走到虞娜面前,搖頭道:“我不想和你們為敵。但我也不會加入你們。至于這種力量,我不會濫用。我相信,這一點你們要監控和查證的話,應該很容易。對于你們來說,我只不過是個手無寸鐵的普通人罷了。”

    “不行……”虞娜失聲道,“你必須跟我回去!你……”

    她聲音未落,夏北默然已經從她身邊經過,向停車場走去。

    而在前方不遠處,手持砍刀斧頭棍棒等各種武器飛奔而來的胭脂,小刀,山貓等數十個龍虎風馳成員和拳場護衛,正愣愣地停下腳步,一臉茫然地看著這邊。

    “沒事吧?”胭脂飛快地把刀塞進山貓手中,從暴力女郎化身為乖乖女,這才迎向夏北。

    “沒事。”夏北回頭看了虞娜一眼,手已經被胭脂給牽住了,他迎著女孩靈動清澈的眸子,笑道,“走吧。”

    “嗯。”

    …………

    “砰。”

    停在路邊的飛行車車門打開,又被關上。

    衛超和老莫回頭,詫異地看著一個人上車的虞娜。

    衛超臉色一變:“人呢?你把他殺了?!”

    “沒有,”虞娜靠在椅背上,有些出神地看著車頂天花板,良久,才低下頭來,看著兩人道:“我打不過他。”

    “什么?”衛超一激動,腦袋撞在車頂上,發出一聲悶響。他吃疼地捂著腦袋,口中卻只顧著急切地問道,“你打不過他?”

    老莫也有些發懵。

    他迅速打量了虞娜一番,確定她說的是真的——雖然收拾了一下,但她明顯是被人揍過的樣子。

    “那小子……”

    一想到夏北,虞娜就有些咬牙切齒。她做夢也沒想到,這家伙竟然藏得這么深。如果用夏北和自己交手時的實力來倒推的話,那么他和黑魔交手,恐怕連四分之一的實力也沒用上。

    這已經不是什么c級b級能衡量的了。

    甚至……想到這里,虞娜忍不住深吸一口氣,才平復劇烈地心跳。

    “回總部,”她已經將消息發回了總部,并得到了進一步的指令,此刻沒有詳細解釋,只看著眼前兩位軍情處特勤道,“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你們要升職了。”

    …………

    清晨,夏北在透過窗簾的陽光中醒來。

    他下了床,正光著膀子準備出臥室,忽然想起了什么,趕緊找出衣服穿好,這才開門出去。

    米粥和煎蛋餅的香味從廚房里傳了出來。夏北走到門口一看,只見一個身材窈窕,穿著一件薄薄的紅色碎花超短無袖連衣裙的女孩,正拿著勺子,小心翼翼地嘗著粥。

    她一雙光滑修長,腳丫上踩著一雙黃色的人字拖。頭發綰起來,露出優美的脖子,鎖骨和白色背心的邊角。

    陽光從廚房的窗欞穿過,蒸汽彌漫。

    女孩在光陰和煙氣中,便若一幅讓人怦然心動的油畫。

    夏北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胭脂穿裙子,第一次見到她露出手肘以上的胳膊和膝蓋以上的大腿,第一次見她綰起頭發,扎成丸子頭,不設防的可愛模樣。

    剛把粥送到嘴邊,胭脂就發現了夏北,頓時被燙了一下。

    她手忙腳亂地放下勺子,小手一邊扇著風,一邊啪噠啪地跑了過來,笑盈盈地道:“醒啦?”

    然后,夏北就被她牽住了。

    在鼻尖繚繞的女孩好聞的體香中,他先被牽著進了廚房,視察了早餐;然后被牽著到客廳,一邊喝著她準備好的溫水,一邊在清晨的陽光中逛了逛已經被整理并澆了水的陽臺花草;最后被牽著到衛生間,塞上已經擠上牙膏的牙刷和裝好水的水杯。

    足足在家里被牽著溜了一圈。

    等到夏北洗漱完出來,早餐已經擺好了。

    夏北和胭脂一起靜靜地吃著早餐。他偶爾抬起頭來,看著對面的女孩,有些恍惚,只覺得生活仿佛在某個十字路口來了一個大轉彎。

    而眼前的女孩,已經和往日的街頭風塵血腥看不出半點關系。那不是切割,也不是告別。相反,現在的她才是真正的她,而以前的她,不過是在一場喧鬧混亂的夢里。

    “傻子,”耳邊的聲音喚醒了夏北,回神看去,對面的女孩有些竊喜,抿著嘴,臉上是薄薄的紅暈,“你看著我干什么?”

    “好看。”夏北咳嗽一聲,趕緊西里呼嚕地喝粥吃餅。

    胭脂睜大了眼睛。

    “一會兒我去學校,中午到俱樂部上班,”夏北沒話找話,“晚上大約六點回來。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會館?”

    “嗯。”胭脂忽然埋著頭喝粥,聲音就跟蚊子一樣。

    “我吃好了,先走了。”把最后一口餅塞進嘴里,夏北飛快地抓起包,出了門。

    兩個青澀男女的第一次早餐,就這么匆匆結束了。

    聽著關門的聲響,胭脂滿面暈紅地抬起頭來,放下碗,用手托著腮幫子,扭頭把似嗔似喜的目光定在了陽光沐浴的陽臺花草中。

    她輕輕呼著氣,用手背貼貼臉,有些發燙。

    夏北背著包出門,快步過街穿過小區街道,沿著滿是涂鴉的圍墻一直走到地鐵站。在有些昏暗的站臺等地鐵的時候,他看著自動門隔離窗上自己的倒影……看起來有些傻。8

章節目錄

天行戰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蝦滾網只為原作者七十二編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七十二編并收藏天行戰記最新章節

陕西省快乐历史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