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很開心?”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凌曉曉的面前,一手撐住門,盯著凌曉曉道。

    凌曉曉看到暗夜絕出現一點都不意外:“我就知道那一晚闖入浮屠城的人是你,你說你當時怎么就沒有剛好遇到逃出去的我呢,你若是遇到了,就可以直接帶我走了,還不用跟師兄打一架!”

    暗夜絕語塞了,他哪里猜得到凌曉曉會趁機逃出去:“我送你的嫁衣,好看嗎?”

    凌曉曉眸光一亮:“那嫁衣是你送來的,你藏在桃夭夫人那!”

    暗夜絕沒有否認,他當時跟青瑯玕一戰,傷了青瑯玕,自己也受了傷,當即就撤走了,被桃夭夫人給藏在了她住的地方,不然的話,以青瑯玕的本事,早就發現他了。

    “走吧,回去了。”

    “不急,我還沒玩夠呢。”凌曉曉嘴角扯出一抹詭異的弧度,“我可是答應了掌門,要帶左青峰去他的墳前告罪的!”

    青瑯玕追著過來,凌曉曉看著坐在一旁悠閑自在的暗夜絕,惡狠狠的磨牙,這個男人是想壞她的好事啊!

    “師妹。”青瑯玕在外敲了敲門。

    “師兄你走吧,我現在不想見你。”凌曉曉示意暗夜絕趕緊離開,若是青瑯玕闖進來,發現了他,這人吃不了兜著走,要知道這里可是青瑯玕的大本營。

    “師妹,左長老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提及他,若不是我修為被封,你以為他能如此放肆的侮辱我?”凌曉曉佯裝十分惱怒的說道,“他不過是仗著我現在是一個廢人,奈不何他罷了,若是換了以往,他若是敢這般罵我,我非扇掉他滿嘴的牙不可。”

    青瑯玕不言語,以凌曉曉火爆的脾氣,若不是他封了她的修為,她早就揍左青峰了,以她的天賦,縱然修為比不上左青峰,也能讓左青峰吃虧,畢竟她手中還有三只神獸幫忙,一起上的話,吃虧的指不定是誰。

    “師妹,待到大婚后,我就恢復你的修為,可好?”

    “大婚?”凌曉曉笑了,“師兄,你會以為左長老會允許我活到大婚吧,今日就已經當著當庭廣眾的面就要殺我了,改日指不定怎么對付我,我一個沒有靈力的廢物,對上他這樣的高手,也只能任由他宰割了。”

    青瑯玕知道凌曉曉沒有修為很危險,但是一旦恢復凌曉曉的修為,危險會更大,沒有修為凌曉曉尚且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若是恢復了修為,凌曉曉就是你敢罵她,她不打得你把罵她的話吞回去,她就不是凌曉曉。

    “你放心,左長老決計不會再來找你的麻煩。”

    “師兄,話不要說得太滿,免得打臉。”凌曉曉瞪向動手動腳的暗夜絕,“今日我想自己靜靜,師兄就不要煩我了。”

    “那行,你且好好休息。”青瑯玕無奈,他無法對左長老做什么,但是也不能放任凌曉曉離開,他只能竭盡所能的保護好凌曉曉。

    青瑯玕一走,暗夜絕直接將凌曉曉拉入懷中:“青瑯玕到是想得美,娶你,也要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曉曉,我想你了。”

    凌曉曉躺在暗夜絕的懷里:“你有沒有受傷?”

    暗夜絕眸光微動:“我以為你只關心青瑯玕受傷沒有,想不起關心我來著。”

    “怎么,你這是要翻醋壇子?”凌曉曉襯起身子,“要不要我叫人搬一缸醋進來,讓你喝個夠?我跟他怎么回事,你還不清楚嗎?”

    暗夜絕抿嘴笑:“你打算在這里待到什么時候?”

    “不著急。”凌曉曉緩緩的說道,“不過我發現瑯玕到真是能忍,修為直逼你,卻能偽裝得那么好,連師父都騙過去了。”

    暗夜絕不可置否,突然坐起來,凌曉曉則是將自己蜷縮起來,雙手抱著腿一副十分傷神的模樣,而暗夜絕已經消失不見,門被人一腳踹開,青瑯玕一眼就看到抱著腿坐在軟榻的凌曉曉,頓覺奇怪,他明明感覺到有靈力波動的氣息,但是一進來,就消失了。

    “師妹,你沒事吧?”

    凌曉曉埋首在雙臂中,并不抬頭去看青瑯玕,好險,差點被發現,青瑯玕會演,她也不差:“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師妹,這里是我的房間。”

    “那我出去。”凌曉曉掙扎著站起來,就往外走,青瑯玕伸手抓住凌曉曉的手臂,“別鬧,師父到失落之地了,我正打算去見他,你要不要去?”

    凌曉曉看向青瑯玕:“你確信要我去見師父?”

    “嗯。”青瑯玕目光仔細的搜尋著房間的每一個角落,確信沒有第三個人在房間里,“我希望你去告訴師父,你是自愿嫁給我的。”

    “我不是自愿的。”凌曉曉冷淡的說道,“師兄這是要自欺欺人嗎?”

    青瑯玕的眸色暗了暗:“暗夜絕來了。”

    凌曉曉心里一驚,面上卻不動聲色:“夜絕來了,他在哪里?”

    青瑯玕看著凌曉曉不似作偽的表情:“又走了。”

    凌曉曉甩開青瑯玕的手:“怕是師兄不讓他來見我,將人趕走了吧。”

    “對,我將他趕走了。”青瑯玕也不掩飾,“這浮屠城是我的地盤,就如同當初我去幽冥宮,他也會將我趕出來一樣,我不覺得我做錯了。”

    “不是說要去見師父嗎?走吧。”凌曉曉往門外而去,青瑯玕疑惑的看著凌曉曉的背影,抬腿跟上去。

    左青峰看到凌曉曉跟過來,眼底閃過一抹不悅,不過卻什么都沒有說,而凌曉曉當做沒看到左青峰,一個人靜靜的站在一旁。

    青瑯玕御劍帶著凌曉曉,一行人直奔失落小鎮而去。

    混沌賭坊,桃夭夫人泡了一壺熱茶,請澤蕪喝,澤蕪卻沒有喝,而是拿過腰間的酒葫蘆:“我不喜歡喝茶,還是喝酒吧。”

    桃夭夫人神色如常:“也是,你向來嗜酒如命,不喜歡喝茶也正常,來人,提兩壇上好的美酒出來,招待澤蕪仙尊。”

    “還是桃夭夫人你了解我。”澤蕪笑容不變,依然是那副吊兒郎當不靠譜的模樣。21

章節目錄

重生之千金毒妃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蝦滾網只為原作者沙曼夭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沙曼夭并收藏重生之千金毒妃最新章節

陕西省快乐历史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