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云雪不理會陳揚,陳揚卻不能不理納蘭云雪。

    他也立于那虛空之中,就在納蘭云雪的身后處說道:“云雪姑娘,皇上此刻忙于政務,你的疑惑,我可以為你解開的,走吧!”

    納蘭云雪微微一怔。

    她當然知道軒正浩很忙,只是她眼下太過擔心師父。

    既然陳揚說知道結果,納蘭云雪也就不再執著于和陳揚的齟齬,點了點頭。

    陳揚就帶納蘭云雪到了一元之舟的其中一座僻靜的山峰上。

    正是傍晚,天邊的晚霞帶著一絲瑰麗和凄美。

    微風吹拂,納蘭云雪的發絲凌亂了少許,有一根發絲迷了她的美眸。

    她自然而然的將那發絲撥到了耳根后。沒有多余的廢話,納蘭云雪直接問身邊的陳揚:“我師父為何沒有回來?好像你大哥羅峰也沒有回來?你不要瞞我,玉清門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師父沒事,一定會來

    找我和小珞的。”

    “你師父……被靈尊抓走了。我大哥去設法救她了!”陳揚深吸一口氣,說道。

    納蘭云雪聞言臉色煞白,嬌軀劇震,道:“你……當真?”

    陳揚看向納蘭云雪,說道:“我本意是要設法去救你師父,但是皇上說他已有計策,要我等耐心等待。”

    “那怎么等?”納蘭云雪大怒,說道:“我師父在他們手上,隨時可能都會死。即便不死,若是受了什么侮辱,如何得了?”

    陳揚無奈說道:“我當然知道,可是云雪姑娘,你覺得我們該如何做呢?殺進白堊世界去嗎?”

    納蘭云雪呆住。

    她也回過神來,是啊,怎么去救?整個天洲的所有兵力加一起都打不過靈尊啊!

    陳揚見納蘭云雪六神無主,心中也感難過,當下說道:“云雪姑娘,我已經查清楚了,雅珞就是我的親生女兒。”

    “什么?”納蘭云雪的俏臉上頓時布滿了震驚。

    陳揚說道:“這很容易搞清楚,用小珞一根頭發就可以比對出來。“

    “你當年對我師父做過什么?”納蘭云雪的美眸中閃過了不可壓制的怒火。

    陳揚知道這個節是注定繞不過去的,但他不能跟納蘭云雪說實話。

    當初的實情太過復雜,也根本說不清楚。他沒辦法說,是你師父先侮辱我太甚,所以才最后做出了那樣的事情。

    納蘭云雪是雅真元的徒弟。

    這個事情,即便要說,也當由雅真元去說。當下,他干咳一聲,便說道:“當初是一場意外,你師父中了大悲魔君的掌力,受了重傷。后來我和你師父進入了一場幻境,所以才有了雅珞。你不相信的話,到時候可以

    去問你師父。”

    納蘭云雪聽了陳揚這番解釋,情緒頓時也就有了少許的緩和。她有些相信陳揚的話,因為她還是比較相信陳揚本身的人品的。

    納蘭云雪隨后問:“小珞知道了?”

    陳揚說道:“你師父不愿意,所以她還不知道。”

    納蘭云雪說道:“那你打算怎么救我師父?”陳揚說道:“我必須先等等,先等皇上的計策。如果皇上的計策也不管用,到時候,即便是用我的性命去換你師父,我也會去換。我欠小珞的太多,怎么也不能讓她沒有了

    娘親。這一點,請你相信我。”

    納蘭云雪微微一愣,她眼中的寒意終于融化了一些。

    “我相信你!”她說道。

    其實納蘭云雪對陳揚是有了解的,之前陳揚為了救陳念慈,自愿前往靈尊的帝國天舟,這事兒在江湖上已經傳開了。

    魔帝的死,是轟動了整個修道界的。

    陳揚松了一口氣。

    納蘭云雪跟著說道:“小珞也在懷疑,我不知道該不該跟她說實情。”

    陳揚忙說道:“還是不要,你就說……就說你們掌教至尊受了重傷,正在地獄十八層里被地藏王菩薩療傷。等事情緩了,就會回來。”

    納蘭云雪多看了陳揚一眼,然后點頭。

    這番聊完之后,納蘭云雪也自離去。

    當年,納蘭云雪曾對陳揚生過一絲情愫。如今,納蘭云雪知道陳揚居然和師父有了女兒。

    納蘭云雪的心中復雜難言。

    但不管如何,這種微妙的情緒,納蘭云雪都不會露出半分來。

    白堊世界中,一切都是井然有序。

    靈尊厲兵秣馬至少一千年了,各種陣法人才等等,那都是層出不窮。

    在漫長的宇宙流浪歲月里,靈尊們應對了無數的宇宙危機,也見識過了無數的星球科技。

    他們早已經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文明體系。

    龍傲說,他們的靈民是火種,這話沒錯,靈民活著,就能一代一代的傳下去,這就是薪火相傳的道理。

    靈尊這邊,在死亡界,西方王界,玉清門還有末日墳場帶回了無數的高手,神獸,魔獸,等等!

    這時候,龍千絕并沒有讓手下繼續前去肆虐。

    因為帝國高層已經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同時,他們要消化這些搶奪來的高手。

    于是,帝國的高手們首先組隊,每個高手都要掌控一部分的高手。

    靈尊們,靈民們全部參與。

    每一個有法力的靈民都要進來參與管理。

    或下咒,或以精神印記掌控。

    修為太高的人類,直接被高層們,也就是那些造物九重的高手以精神印記掌控。

    又讓那些被掌控的人類也去掌控修為低一些的人類。

    他們層層控制,防備的風雨不透。

    同時,還以連坐之法應對。

    也就是分成各小組,小組又組成大組。

    只要有一個人背叛,小組里的人全部要被殺。大組的監管人也要死!

    這種情況下,人類也會互相監視。

    因為誰都不想死啊!

    總之,這些被抓來的魔獸,神獸,人類全部都要為靈尊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不然的話,下場就是死!

    用了三天的時間,所有的人類,神獸,魔獸全部被靈尊們治理得服服帖帖。

    也不用來講什么人權,自由,尊重。

    能讓你活著就很不錯了。

    除了那些造物境的人類高手,還有一些強大的神獸,魔獸才能獲得一些尊嚴。

    好在的是,靈尊們對人類美女并不感興趣。

    不然,那又是另一番人間慘劇。

    靈尊這邊迅速以法器組成各種大陣。

    有玄天陣,玄法陣,千機陣,毒煞陣,九陰陣!

    五個大陣組成,每一個大陣一旦爆發出力量來,都可以和造物九重的高手抗衡。

    他們還會繼續去抓人過來填充大陣,增加大陣的威力。

    天洲的處境,已然越發的不妙。

    龍千絕和柏先還有方斜陽以及龍衛功,血落,神袍,白袍等高手檢視了各大陣。

    之后,眾高層在大王府的落日殿中議事。

    落日殿偏小,適合秘密議事。

    龍千絕依然坐在上首。

    那神袍大人首先說道:“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硬攻天洲了。看來,拿下地球的日程是可以提前了。”

    血落也說道:“其實不必那么麻煩,就不要這些人類,硬攻也是可以的。起碼,我是這么覺得的。”

    大家的興致很高,信心也很足。這個時候,那柏先長老干咳了一聲,然后說道:“不是老夫要潑大家的冷水,天洲那邊也會進去高手的。然后,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我們這幾個大陣是很厲害。但是,那還需要丹藥支撐啊!諸位,諸位啊!我們現在丹藥很緊張啊!那些人類,我們完全不給丹藥也不行啊。但要供養他們,也是一筆巨大的開銷。我們的靈民手中的丹藥也是捉

    襟見肘了。一旦打起來,戰線稍一拉長,我們完全不行啊!沒有丹藥支撐,那些大陣能扛多久?”

    柏先長老的話頓時讓眾高層驚醒!

    萬里乾坤壺被擊碎后,他們的丹藥,資源損失太過慘重了。

    這是他們如今最大的心病。“我們要加緊煉制丹藥,儲備丹藥。”方斜陽也開口說道。“眼下,以我看來,尋常大家都先停止修煉,以少量的丹藥維持日常的開銷。所有的丹藥都要儲備起來,然后正式

    攻打天洲再使用。另外,我們還有加快搜刮三千世界的丹藥,以及一些資源。我們的煉丹,也需要資源啊!”

    “沒錯!”龍千絕說道:“我贊同方前輩的話。”

    其余高手這時候也表示贊同。龍千絕掃視眾靈尊高層,隨后微微一笑,說道:“諸位的心思,本皇很明白,也很理解。本皇也想盡快重新打造天舟,抽取能源質子,再次建造真正屬于我們自己的家園。

    ”說到此處,他話鋒又一轉,道:“但,此乃千秋大計,是我們帝國謀劃千年的重要時刻。這個時候,我們必須穩打穩扎,步步為營,一步都不能出錯。盡管我們心里很急,

    但我們的行動上,必須要穩。人類這種種族,蔓延全宇宙,他們的靈慧,本事,諸位都是清楚的。我們如何也不能小看這樣的對手。”

    “陛下說的沒錯,我們全聽陛下的。”眾高手頓時齊聲回答。

    會議結束之后,其他高層離去,但柏先長老留了下來。

    柏先長老問龍千絕:“陛下,魔種之事?”

    龍千絕說道:“我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計劃,但我還是要弄清楚天洲的一些情況,知己知彼,才好動手。”

    柏先長老說道:“王戰那邊?”龍千絕說道:“應該會有好消息吧,就算他不行,我也還有別的手段。”22

章節目錄

都市小保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蝦滾網只為原作者問鼎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問鼎并收藏都市小保安最新章節

陕西省快乐历史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