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柏繁輕笑了一下,然后從后面抱住阮初說道:“好了,你別生氣了,我跟你開玩笑呢。⊙√八⊙√八⊙√讀⊙√書,.2●3.o≥”

    “你放開我,誰跟你開玩笑。”阮初說著,掙扎了一下,當然是掙脫不開帝柏繁的。

    “我剛才開玩笑呢,別生氣了。謝謝你。”

    帝柏繁緊緊地抱著阮初,在她的耳邊小聲說道。

    阮初只覺得耳畔癢癢的,懷中小鹿亂撞,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才好,一時間也忘記了掙扎。

    “好了,挺肉麻的。”阮初穩定了一下心神,不好意思地說道。

    “還有更肉麻的,想聽嗎?”帝柏繁問道。

    “說什么呢?正經不過三秒鐘。”阮初說著,掙扎了一下。

    帝柏繁,放開阮初,說道:“我這一病,耽誤了回去的時間,重新訂機票吧。¥♀八¥♀八¥♀讀¥♀書,.2≠3.o◆”

    “看我,都忘記了。”阮初聽到帝柏繁的話,恍然大悟,只顧上照顧帝柏繁了,不能按時回去,也忘記了給家里面說一聲,他們該擔心死了。

    阮初立馬打電話去帝家,果然帝朗、愛爾亞和阮點點,早就在家翹首以盼了。

    本以為他們應該馬上落地了,可是這才知道還沒有動身。

    阮點點難免有些失望,阮初在電話里面安慰了好一通。

    掛了電話,阮點點還是悶悶不樂的樣子,帝朗和愛爾亞為了讓孫子開心,便帶著他出去游玩。

    阮點點這才稍微綻放笑容,跟著爺爺奶奶一起去郊外玩耍。

    帝柏繁看阮初掛了電話,不停地嘆氣。

    “我查了一下,晚上還有一班航班,我們就坐晚上的航班回去。”帝柏繁知道阮初思兒心切,于是說道。

    可是阮初還是很擔心帝柏繁的身體的,畢竟他剛才發燒,真的挺嚇人的。

    “早一天晚一天回去也沒事,今天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阮初說道。

    “你很累嗎?還是你在擔心我?”帝柏繁問道,他就想讓阮初承認她在擔心自己。

    “我……我很累,我自己想休息,行了吧?”阮初回答道,就是不上帝柏繁的道兒。

    帝柏繁笑了一下,說道:“我的身體不礙事,我們趕晚上的航班,早點兒回去,省得點點一個人在家太孤單。”

    “你的身體真沒事嗎?不要半路上再發起高燒,我可不會再照顧你了。”

    阮初口是心非地說道。

    “但是我想讓你像之前那樣,再照顧我一次,要是那樣子,我燒幾次都無所謂。”帝柏繁一副很享受的樣子說道。

    “胡說什么呢?你真的是腦子燒傻了,你知道不知道你剛才發燒多嚇人!我可告訴你,下次我就直接把你送到醫院,管你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死要面子活受罪!”阮初狠狠地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都是為我好。不過你做的很對,絕對不能讓外人有可乘之機。我們早點兒回去,我也好放松下來休息一下。”帝柏繁拉起阮初的手說道。

    阮初抽出自己的手,轉身一邊走一邊說道:“你自己的身體,你自己看著辦。你以為我不想走嗎?我現在就收拾東西,隨時可以走。”11

章節目錄

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蝦滾網只為原作者蘇檸檬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蘇檸檬并收藏隱婚摯愛:前夫請放手最新章節

陕西省快乐历史开奖查询